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商标法律冲突产生的原因

“国际私法意义上的法律冲突,主要发生在涉外法律适用之程序上,也即就特定涉外关系而有数国法律发生竞相适用之情形。因而,现代国际社会凡国家法律体系中就特定涉外案件具备被适用之**能即适用资格者,均足以互相构成法律冲突之现象。”[2]
根据国际私法的基本理论,涉外民事法律冲突的产生是下列几个因素相互作用的结果:① 各国民事法律制度不同;② 各国民事交往的客观存在;③ 各国承认外国人的民事法律的域外效力。而对于知识产权法律冲突的产生,有学者以一言以蔽之:“唯各国对智慧财产权取得之方式与要件、保护之范围与期间、权利之利用与丧失以及侵害之除去与赔偿等规定互异,加上属地主义、互惠主义、国民待遇、优先权原则等错综复杂问题所交集产生之国际私法诸问题。”[3]
同其他国际民商事法律冲突的产生原因一样,国际商标法律冲突主要是以下几方面因素相互作用的结果:
(1)商标领域的跨国民事交流的客观存在,如商品的跨国销售,服务的跨国经营,跨国商标转让、许可等,促使各国有条件地承认外国商标法的域外效力。不论是商品销售,还是服务经营,都是力图把质量做好、规模做大,而做好、做大的标志就在于所占领的市场范围。从中国古代的丝绸之路到今天互联网上销售的无国界,可以说商标领域的跨国民事交流的历史渊源流长,这一直是不争的客观现实。
尤其是当今社会,“酒好不怕巷子深”的时代已被“酒好还要会吆喝”所代替,消费者对更好商品的需求和商家对更高收益的追求,使得商标领域的国际民事交流日益频繁,而互联网技术的出现、电子商务的快捷,更是加快了这一发展。
(2)由于商标往往反映一个国家的民族文化、风俗及法律传统,各个国家的商标法律规定之间存在许多差异,如对于商标权的取得,有的国家采取注册主义,有的国家则采取使用主义(如美国)。而且,相同的法律规定也会因法律解释不同而产生实质不同。如《巴黎公约》第6条之5b与e条规定,对于“足以欺**公众”的商标,成员国可以拒绝予以注册或给予保护。但这里“欺**”的概念是相对的,即有的商标在一国被认为具有欺****,而在另一国则不是。例如在德国,“可克博士”软饮料商标不具有任何欺****。在德国,“博士”一词可指医师,也可指物理学家与法学家。但该商标在法国遭到拒绝,因为在法国,对医师以外的人使用“博士”一词可能使公众误认为该饮料是在医师监督之下制造的。[4]这种文化、风俗及法律传统的不同,还会表现在进行商标法律移植时所出现的实际适用差异上。如由于各国语言的内涵及发音不同,同一商标权在不同的国家也会不同。一种称为“Nova”的美国汽车出口到西班牙语国家时,因为文化人指出“No va”在西班牙语中是“不走”的意思而产生影响销售的笑话。
(3)商标权的所谓地域**曾被认为是制约国际商标法律冲突的主要原因,但这已在许多方面获得了突破,其实质是各国在一定条件下对外国商标法律效力给予了承认。归纳起来主要有以下几种方式:① 通过各国国内立法(包括冲突法),规定在互惠的基础上承认外国商标权;② 通过签订双边协定或多边公约的形式,使商标权在更多的国家和地区获得承认;③ 不同国家的当事人通过合同的形式将商标权内容纳入其中,使承认和保护外国的或对方当事人的知识产权成为一种合同义务,并通过国家对合同的审批和管理程序而使这种义务得到国家的确认并在该国境内具有普遍的效力。这种突破在驰名商标的保护方面表现得最为典型。如《巴黎公约》规定,任何成员国有义务保护驰名商标,即使该驰名商标尚未在提供法律保护的成员国注册。当然,这种解决有赖于国际上对驰名商标的构成条件达成一致。因此,由于不存在可以统一的处罚和救济标准,这种观点在那时实际上也是没有什么帮助的,但却反映了所谓地域**最初就不是绝对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